中共浙江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朱国贤,、网络文学会不会冲击传统文学等议论逐步隐退

作者:现代文学诗歌

2016年网络文学生态具体有哪些变化?网站推动网络文学发展方面有何进展?中国网络文学如何走出去?

从痞子蔡在网络上敲下《第一次的亲密接触》至今,整整20年来,中国网络文学以多元类型、瑰丽想象以及巨大体量,成为中国文化现象中浓墨重彩的一笔。目前,国内网络文学界拥有约1400万名写作者、超1600万种作品、近3.8亿读者,彰显了蓬勃旺盛的生命力,业内对网文精品化、经典化的诉求也日益提升。

图片 1

7月25日,“大数据背景下少数民族网络文学高层论坛”在贵州省贵阳市举办。此次论坛由中国作协网络文学委员会中南大学研究基地、贵州财经大学文法学院主办,《小说评论》编辑部、《网络文学评论》编辑部协办。中国作协网络文学委员会主任陈崎嵘、贵州省作协党组书记张绪晃、贵州财经大学副校长葛建军,以及欧阳友权、李国平、欧阳文风、邵燕君、庄庸、桫椤、周志雄、禹建湘、周兴杰、血红等近40位评论家、学者和网络作家参加论坛,共同梳理我国少数民族网络文学创作实践和理论研究现状,探讨其发展前景。

中华读书报专访专家学者。

日前,中国作家协会在首届中国网络文学周期间首次发布《中国网络文学蓝皮书(2017)》,从网文创作、研究评论、队伍、产业发展、组织引导、海外传播等维度解读网络文学现状。在学者看来,中国网络文学繁荣发展是改革开放的产物,现实题材作品大量涌现,成为新亮点;但同质化、套路化症结仍有待破解。

5月11日,第二届中国网络文学周在浙江杭州开幕

创作具有民族特色的网络文学精品,凸显少数民族网络文学亮点

生态环境明显改观

现实题材创作井喷式增长,基层写实、讴歌平凡英雄作品受关注

5月11日,第二届中国网络文学周在浙江杭州开幕。中国作协党组成员、副主席李敬泽,中国作协网络文学委员会主任陈崎嵘,中共浙江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朱国贤,中共浙江省委常委、杭州市委书记周江勇,浙江省委宣传部副部长葛学斌,中共杭州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戚哮虎等主办单位领导,中宣部文艺局、出版局、中央统战部六局、中央网信办传播局、团中央社会联络部相关负责人以及杭州市委市政府部分领导出席开幕式。中国作协网络文学中心主任何弘主持开幕式。

陈崎嵘从文学、文化、政治、社会等方面强调了少数民族网络文学的价值与意义。他认为,少数民族网络文学是中国网络文学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中国当代文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它在增进民族情感、沟通民族心理、促进民族团结等方面具有独特的作用。当下少数民族网络文学创作、研究、评论和推介是薄弱环节,需大力加强。他提出,创作者和研究者应当遵循少数民族网络文学的特点和规律,既要寻找少数民族网络文学与一般网络文学的共同点,更要提倡少数民族网络文学在历史文化传统、民族心理特征、地域风俗风情的特殊性。少数民族网络作家应当树立正确的民族观、历史观、文化观,把握中华文化“一体多元”总格局,注重从神话传说、民间故事、民歌民俗中选取题材,凸显少数民族网络文学亮点,创作出具有本民族特色的网络文学精品。

2016年是我国网络文学发展史上具有特殊意义的一年,总体上处于平稳发展、酝酿突破的阶段。同时,“风起于青萍之末”,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这一年,我国网络文学界新景象扑面而来,新变化层出不穷。

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12月,中国网络文学用户达3.78亿人,其中手机网络文学用户3.44亿人;中国45家重点文学网站原创作品总量达1646.7万种,其中签约作品达132.7万种,年新增原创作品233.6万部,年新增签约作品22万。网络文学已成中国当代文学重要组成部分,在文化版图中所占比例越来越大。

本届文学周以“守正道、创新局、出精品”为主题,旨在学习贯彻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和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政协文艺界、社科界联组会上的重要讲话精神,引导网络作家守正创新,提倡“三讲”,抵制“三俗”,增强“四力”,反对历史虚无主义,以提高质量为生命线,坚持与时代同步伐,以人民为中心,以精品奉献人民,用明德引领风尚,做好为民族培根铸魂的工作,以实际行动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

欧阳友权对我国少数民族网络文学发展现状进行了描述。他谈到,在我国55个少数民族中,已有蒙古族、藏族、土家族、苗族、侗族、彝族、保安族、回族、维吾尔族、壮族、布依族、满族、瑶族、白族、哈尼族、傣族、傈僳族、佤族、畲族、拉祜族、水族、撒拉族、裕固族、黎族、羌族、鄂温克族、京族等27个少数民族建立了自己的文学网站、文学频道或文学论坛,而与少数民族网络文学相关联的网站、频道、论坛有近100个。收录少数民族作家作品的专业性文学网站也日益增多。少数民族网络文学的理论评论虽然不如创作繁荣,但也取得了一定成果。他认为,发展少数民族网络文学,就要在增强少数民族网络文学的认同感、加强母语体验的基础上,弘扬民族精神,建立“多元一体”的网络文学发展观。这不仅符合中国多民族文学的生动现实,也有利于保护少数民族文学生态的多样性和丰富性,在少数民族文学趋异与中华民族文学趋同之间形成一种文学张力。

中国作协副主席、中国作协网络文学委员会主任陈崎嵘介绍说,2016年,网络文学的生态环境明显改观。中央提出大力发展网络文艺的方针,政府主管部门和有关专业团体的支持引导力度大为加强,传统文学界和社会各界对网络文学的关注度、认可度、接纳度明显增强,网络文学是不是“文学”、网络文学会不会冲击传统文学等议论逐步隐退。

近年来,网络文学现实主义题材创作的井喷式增长,尤为亮眼。一批紧跟时代步伐、强烈关注现实、接地气的作品,正从网络文学土壤中陆续生长出来,包括《复兴之路》《大国重工》《大江东去》《二胎囧爸》《相声大师》等网文小说,涵盖了行业蝶变、职场成长、家长里短、家国情怀,凸显了网文作家讲中国故事的文学雄心。报告分析称,重大现实题材创作正成热点,侧重基层写实、讴歌平凡英雄的写实主义作品受到关注;时代大潮中的家庭日常生活开始成为网络文学表达的重要内容;职业文不断向新职业拓展,并向行业文、技术流转化。

第二届中国网络文学周由中国作家协会、中共浙江省委宣传部、中共杭州市委宣传部主办,中国作协网络文学中心、中国作协网络文学研究院、浙江省作协、杭州市文联,以及杭州高新区(滨江)党委、管委会、区政府承办。300余位网络作家、评论家、网络文学组织工作者、文学网站和以及网络文学相关企业代表参加活动,活动将持续至5月14日。

少数民族网络文学创作要处理好“民族性”与“大众化”的关系

他表示,这一年网络文学界的精品意识也更加明晰了。无论是网络作家、文学网站,还是网民读者、政府主管,均提升了对网络文学的期许标尺,一批具有“高峰”经典式的网络文学作品正在孕育之中,值得期待。

中国作协网络文学委员会主任陈崎嵘说,新时代为网络作家提供了新故事、新人物、新题材、新语言,更加贴近现实生活、直面时代万象的网络表达,是作家们必须攻克的文学高地,也是网络文学走向主流文学的桥梁纽带。在网络文学内容多元化的浪潮中,现实主义写作迅速崛起并非偶然,网络现实题材创作从超现实处理向注重现实感转化,一批弘扬正能量、书写新时代精神的优质网文,有望打破网文套路化、模式化症结,促进网络文学界的自我丰富与蜕变。但他也提醒,一些网络作家尚缺乏自觉的现实主义创作态度和创作方法,在素材提炼、情节设计、人物塑造、语言打磨等方面稍显粗糙单一,流于表面,缺乏对现实生活的“深挖吃透”。

图片 2

欧阳文风已研究少数民族网络文学近20年。在他看来,少数民族网络文学的发展经历了三个阶段,包括以1999年8月开通的“中国民族文学网”为标志的萌芽期,从2003年至2011年50多个少数民族文学网站、论坛陆续建立的发展期,2011年起至今少数民族网络文学开始向“类型化”转变的转型期。众多少数民族写手通过网络写作成为作家,例如瑶族的唐玉文,藏族的刚杰·索木东、嘎代才让、扎西茨仁、巴桑、道吉交巴、王小忠、维子·苏努东主、白玛娜珍、扎西才让、旺秀才丹,回族的石彦伟,苗族的血红、虹玲、刘燕成、龙乌都巴,彝族的王国清、沙辉、余继聪等。一大批少数民族写作者将文学梦想植根于网络,用独特的笔触为本民族立言,促进了少数民族文学的繁荣,推进了少数民族文化传承,以强大的向心力构筑了少数民族新的精神家园。

2016年,一大批网络作家当选为中国作协九代会代表,有8名网络作家当选为全委会委员,网络作家和自由撰稿人等新兴文学群体占13%,唐家三少进入了中国作协主席团。这标志着中国网络作家“集体亮相”,进入主流文学界核心层。

网文作者群体呈年轻化趋势,全版权运营放大文学母本魅力

李敬泽致开幕辞

桫椤以冉正万短篇小说《寒婆岭》中“高脚马”的隐喻为例,阐述了商业消费时代少数民族传统文化的衰变。他认为,在网络时代,少数民族文化生态由封闭走向开放。在描写新的生活秩序、呈现民族生活特质、咏叹传统衰变、扩大少数民族文学在当代文学中的影响等方面,网络文学提供着比传统文学更多的可能性,同时为少数民族写作处理“民族性”与“大众化”的关系提供了有利契机。一部分作者以本民族历史和现实生活为基础,写出了反映民族传统和民族精神的佳作,比如苗族网络作家西子的《蚩尤大帝》、白族农民网络作者宋炳龙的原创武侠小说《郁刃浪剑》等,走出了一条成功的“民族文学大众化”之路。少数民族网络文学作家要以发展的眼光看待本民族传统和文化生态的新变,在主题和价值观念的表达上不断探索新的路子,使“民族性”逐渐成为“大众化”的内容。

陈崎嵘认为,在传统文学被逐步边缘化,甚至被人预判为逐步式微的时候,网络文学以其鲜明的中国文化特色、巨大的原创能力、生猛的文本语言、广泛的网络受众、多样化的孵化功能,全面进入社会公众的文化生活和精神生活,登上精英文学的大雅之堂,扩大了文学版图,极大地提升了文学的地位、影响和美誉度,增强了传统文学界的自信心和自豪感。与此同时,网络作家和自由撰稿人的加盟,带来的不仅仅是作家队伍结构比例的变化,它还可能给传统作家、传统文学带来新的文学理念和创作灵感:原来,文学还可以有另外一种形态、另外一种创作方法、另外一种传播途径,精英文学、严肃文学与网络文学、通俗文学是可以相辅相成、取长补短,各美其美、美美与共的。

报告透露,中国网络文学创作队伍非签约作者达1300万人,签约作者约68万人,总计约1400万人。网络文学创作群体不断扩大,作家群体呈现年轻化趋势,并日益向主流靠拢。网络作家大多汇聚在几家大型网站,但在不同文学网站间迁移日益增多。

李敬泽在开幕式致辞中表示,党的十九大以来,全国网络作家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学习领会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文艺工作的重要论述,责任意识明显增强。越来越多的优秀网络作家投身现实题材创作,一大批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脱颖而出,成为网络文学的一大热点。网络文学进入以提高质量为生命线的新阶段,成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学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此次网络文学周的主题“守正道·创新局·出精品”,正是对总书记殷切嘱托的回应,广大网络作家要创造更多有高度、有内涵、有品位的网络文学力作。

利用优秀网络文学作品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

与此同时,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继续组织活动,向社会推介了18部思想性、艺术性、可读性、网络性相统一的优秀网络文学作品,以引导网络文学创作和网民阅读。

据45家国内重点网站统计,截至去年底,网文出版纸质图书6492部,改编电影1195部,改编电视剧1232部,改编游戏605部,改编动漫712部。可以说,网络文学不仅仅局限于在线文字阅读,而是绵延出全版权运营产业链,促进了精品IP在线下出版、影视、游戏、动漫、音乐、周边等泛娱乐领域的多态呈现,实现文字阅读市场价值最大化。比如,《致青春》《匆匆那年》 等改编网络小说的青春片,票房均过亿元;《何以笙箫默》《花千骨》《琅琊榜》等电视剧也都脱胎于网络小说。全IP开发助推网络文学“造神”风潮,但不少底层作者生存依然艰难。

李敬泽谈到,当前网络文学的发展距离“精品”的要求仍旧存在一定的差距,历史虚无主义问题、“三俗”问题等不同程度地存在。网络文学要高质量健康发展,必须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守住讲好中国故事、传播中国声音、表达主流价值、传播正能量这条正道,充分发挥网络传播的新特点,大胆创新,努力创作出体现中国精神、中国气派、中国力量的网络文学精品。他谈到,网络作家大多数是青年人,要担负起自己的历史使命,在创作中绽放青春,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实现作出自己应有的贡献,以优异成绩向新中国成立70周年献礼。

与会专家对于少数民族网络文学发展充满信心。大家认为,尽管存在知名作家偏少、精品力作不多、理论批评滞后、发展模式不成熟等问题,但随着民族地区经济文化的发展,少数民族网络文学将成为坚守民族传统、反映民族生活、书写民族精神、呈现民族新变的重要载体,那些拥有民族生活经验、熟悉民族历史,又具有较高创作水平的网络作家的作品将会逐渐受到更广泛读者的关注。

文学网站铺路搭桥

报告还指出,中国网络文学以其独特的文学魅力,借助互联网传播优势,日益受到海外读者追捧。从海外粉丝自发翻译,到阅文集团搭建海外平台发展,网络文学迈入全球化传播的纵深布局阶段,在激荡的文化消费浪潮中扮演了中国文化出海生力军的角色。

朱国贤说,浙江作为文化大省、文学大省和互联网大省,较早开始谋划网络文学发展,特别是近年来,浙江大力实施网络文学引导工程,广泛团结引领网络作家朋友,探索建立网络文学作品评价机制,创作推出一列网络文学精品,推动浙江网络文学事业走在全国前列。广大网络文学作家和文学工作者要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认真领会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文艺工作的重要讲话精神,牢固树立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立足中国现实,根植中国大地,把中国精神、中国价值、中国力量诠释好,自觉承担起记录新时代、书写新时代、讴歌新时代的使命和任务,努力以精品奉献人民,用明德引领风尚。

周兴杰表示,网络空间不仅提供了“家园式”的、更具独立性的少数民族文学和文化空间,也提供了并不凸显少数民族特性的、普遍性的文学和文化空间。在“少数民族作家+网络文学”的叙事和想象中,既有对本少数民族历史的重新追溯和对民族文化传统的再表达,也有用中华民族共有的神话、传说和历史文献等资源重构神话系统的努力。这表明,少数民族网络文学有利于促进中华民族共同体的建构。

2016年,作为中国作协重要的“工作手臂”,全国网络文学重点园地工作联席会工作制度得以加强,有3家网站加入联席会,目前共有41家重要文学网站成为成员单位。

种种利好下,网文“量大质不优”的软肋依然醒目。在中南大学文学院教授欧阳友权看来,目前网文创作整体质量仍然有待提升,现象级、风格化的精品力作相对占比不高,有独特艺术个性的网络作家也仍为少数。“网络文学创作者需加强精品意识和担当精神,不断提高人文素养和文学基本功,变‘速度写作’为‘品质写作’,有针对性地解决一些作品中思想苍白、艺术水平不高的局限。”

戚哮虎谈到,近年来,中国作协网络文学研究院、“中国网络作家村”、“中国网络文学周”相继落地杭州,为浙江建设网络文学重镇、为杭州打造“中国网络文艺之都”提供了有力支撑。去年5月,首届“中国网络文学周”成功举办,有力地推动了中国网络文学再出发。杭州市委、市政府高举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伟大旗帜,将努力为网络文学繁荣发展进一步营造良好生态、创造良好环境。

庄庸提到,在当下网络文学发展越来越区域化的态势下,利用贵州丰厚和内生的地理文明和资源禀赋,有助于重述少数民族传统文化母题,为中国文学贡献“贵州模式”。

本文由澳门新蒲京的官方网站-赌场2778游戏平台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