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美术界首次以民生生民为主题的大型画展,《流民图》代表着一个时代的艺术成就

作者:现代文学诗歌

国庆假期,秋高气爽,趁着这好天气,我再次来到北京鲁迅博物馆观看“沿着鲁迅的道路——蒋兆和艺术作品展”。虽然展览在北京宫门口胡同深处鲁迅宅院的展厅中,规模不大,但它的分量并不亚于父亲在中国美术馆、中国国家博物馆的几次大展览。当我走进展厅,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父亲塑造的鲁迅和鲁迅作品中阿Q的经典形象,旁边的五幅《祝福》插图前也有不少观众驻足。而要说观众最多的地方,还应当是占据展厅半壁的《流民图》长卷,这幅揭露日本侵略者暴行的《流民图》历经战火洗礼,仅剩一半残卷,现藏于中国美术馆。此次展览展出的是父亲的学生根据原作照片临摹的全卷,也是迄今为止与完整原作效果最接近的一幅。看着画中的每个细节,我百感交集,毕竟我也很难有机会看到《流民图》的全卷啊!

流民图 1943年 蒋兆和

2009年11月18日,中国嘉德2009秋拍的新中国美术夜场中,蒋兆和作于1949年10月1日的《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以1904万元高价成交,拔得中国画部分头筹,蔣兆和另一件作品《毛主席像》也拍出386.4万元。蒋兆和作于1949年10月1日的《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与新中国同龄,且尺幅巨大,高283厘米,宽132厘米,是蒋兆和的代表作,画作上的主体人物身着工农服装,高举国旗,目光坚毅,动作有力;对画面背景上欢呼雀跃的工农群众,作者采用虚化白描的手法,与前边象征和平的鸽子相互呼应,强化了作品的主题,画家采用传统的骨法用笔,游走跌宕的线条并施以山水画皴擦点染的技法,融汇西方造型和采光之长,把人物塑造得更加丰满、神采奕奕。蒋兆和以仰视的角度描绘了手持镰刀、高举五星红旗的工农群众的伟大形象,表现了中国人民扬眉吐气的真实感受。这幅作品是其家属于2004年意外发现的。

2014年3月5日,在中国美术馆七楼会议室,举办了这片地呀赵奇绘画展学术研讨会。研讨会由张晓凌主持。

我和观众静静观展,从展览中体悟着西方的文艺复兴和中国的新文化运动在上世纪初对一大批知识分子的深刻影响,这鼓舞着他们为振兴中华探索百年,奋斗终生。父亲对新文化的旗手鲁迅崇敬有加,对鲁迅塑造出来的众多人物的苦难感同身受,他曾在上海聆听鲁迅演讲,仔细研读鲁迅著作并揣摩于心,在鲁迅精神的感召下,父亲走上了“为人生而艺术”的道路。他用画笔诠释鲁迅精神,创作了《朱门酒肉臭》、《小子卖苦茶》、《流民图》等作品,把挣扎在社会最底层的劳苦大众推向了历史的前台,使其成为中国绘画史的主人翁。而鲁迅小说中的阿Q与祥林嫂在他上世纪四十年代和上世纪六十年代的创作中得以惟妙惟肖地再造,新文学与新国画的珠联璧合,成为一个时代的缩影,其艺术价值也消融了岁月的隔膜。

  11月2日至30日,由中国国家博物馆主办、中国美协蒋兆和艺术研究会协办的不尽丹心蒋兆和诞辰110周年纪念特展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举办。2014年是著名画家、美术教育家蒋兆和诞辰110周年,为了纪念他对20世纪中国画发展所作出的卓越贡献,展览力图以最为直观的方式全面地展示其艺术成就。

民生生民

这片地呀赵奇绘画展是由中国国家画院、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美术馆、鲁迅美术美院共同主办,2014年3月5日13日在中国美术馆展出,共有五个展厅。

在那巨变的时代洪流中,父亲越发感觉到鲁迅那爱憎分明的情怀是何等深刻——他通过《纪念刘和珍君》等作品表现了鲁迅的形象,以《阿Q》系列插图和《祥林嫂》插图揭示了鲁迅作品的精神内涵,他还曾深情写道:“为祥林嫂画像,非画像也,乃为天下同命相怜者而写之。”这就是父亲所说的“描写心灵中的一点感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父亲更是像鲁迅那样“俯首甘为孺子牛”,他为民造像,生动描画人民群众建设新中国的巨大热情。他用自己一生的艺术苦旅告诉我们,作为现代人物画家,要不断深入生活、深入人民,如此才无愧于这个伟大的时代。

  此次展览以四个单元分别展开:国难家仇与人情民生 ,集中展示表现新中国成立前国难民生类题材的作品;时代风尚与建设新貌 ,展示蒋兆和表现新中国时代新貌的作品;肖像留影与写真传神 ,汇集蒋兆和大量生动传神的肖像作品;历史人物与文学形象 ,展现历史人物和文学作品的人物画佳作。蒋兆和创造性地拓展了中国水墨人物画的表现力,其造型之精谨,笔墨之精深,展现人物内心世界之深刻、生动,为中国人物画在20世纪的发展创作出了诸多代表时代的经典佳作,造就了20世纪中国人物画发展的一个高峰。

2009年4月3日是我国现代水墨人物画一代宗师蒋兆和先生诞生105周年纪念日。由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美术馆主办,蒋兆和艺术研究会承办的民生生民中国水墨人物画学术邀请展4月3日~10日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以此纪念蒋兆和先生。这是新中国成立60年来,中国美术界首次以民生生民为主题的大型画展。

张晓凌:我先说开场白。赵奇这个画展集中了赵奇先生30多年的创作。他的工作量非常大,大家通过这个画展就可以看出,这只是他所有创作的一部分。他的画可以装满全部中国美术馆,这个画展览从一个侧面可以看出赵奇教授创作的劳动量和工作质量。我看到他的画就非常感动!这么多年来,我没看过这么好的展览。我在展厅里面,当时有五点感受。我觉得赵奇的创作再次给现实主义绘画注入了活力,使我们充分认识到现实主义创作方法在当下的活力和价值。这是第一件感受;第二件感受就是,大家知道我们最近重大题材上榜的很多,怎么处理重大题材,怎么把日常的画面转化成史诗性的画面,这是我们面临的一个问题,这个问题一直没有解决好。但是赵奇先生成功建构了一个史诗性的叙述方式,有很多创作值得我们去参考;第三个方面,我觉得赵奇通过他的创作,已经建构了一个非常个人化的语言,我把他的线叫虫吃线,就像虫子咬的那种线。他把山水的皴法也用在人物上,叫刮铁皴,这都是他自己独创的语言,他的语言充分证明了21世纪中国画转型的现代成果;第四个方面,我觉得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刚才看到他写的诗和文章,他的教学笔记,再结合他的画面,我觉得赵奇是一个真正的知识分子艺术家。我觉得近十年来,有很多人自称是知识分子艺术家,但是我觉得都不够格,今天我们看到了一位真正的知识分子艺术家。在我的理解上,知识分子艺术家不是说知识储备有多少,而是在于能不能把手中的画笔和这种人文情怀,用在人民和土地上,用在对民族、国家的人文关怀方面,如果能做到这一点,我觉得才是一个知识分子艺术家。知识分子艺术家和知识储备量没有必然的关系。第五点我觉得也非常重要,赵奇的绘画让我们看清了在当下这样一个浮躁的时代,一个人人都是艺术家的时代,真正的专业艺术家和非专业艺术家的界限在哪里。我想通过赵奇的展览,我们再看看其他展览,有很多确实是业余的,赵奇告诉我们一个真正的、专业的艺术家应有的工作方式。

当我看完画展,站在鲁迅宅院中央回望展厅,我似乎看到鲁迅那犀利的目光,看到父亲思考时的神情……我的心灵为之震撼。父亲蒋兆和与鲁迅的精神交流,应当是中国现代文艺思潮中值得深入研究的重要一页。我记得父亲不止一次对我说:“我画阿Q斟酌了好几年,很想拿着自己的画去请教鲁迅先生。很遗憾,当我画完阿Q,鲁迅先生已故去多年了。”我感到,如果忘记了历史,如果抹杀了或是误解了鲁迅那一代知识分子的初衷,才是莫大的遗憾!

  展厅中尺幅巨大的《流民图》 ,以宏大的体量感和群像雕塑般的造型性依旧感染着无数观者。继1959年在当时的中国革命博物馆和中国历史博物馆与观众见面后, 《流民图》又一次展现在这里,这也是自1998年《流民图》捐献给中国美术馆以来的首次出门展出。对于《流民图》 ,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美协主席刘大为回忆道:第一次看到它,是在中国历史博物馆的地下室,后来则是在中国美术馆,蒋兆和立志于用艺术表现人民大众,始终关注人民大众的精神,每次看他的作品都会有所收获。 《流民图》代表着一个时代的艺术成就,而其作者蒋兆和则展现着一位艺术家卓然于时代的不尽丹心 。

蒋兆和生于四川泸州,自幼随父学文习画。因家境窘迫,1920年流徙上海谋生,曾画广告,从事服装设计,并自学西画。1927年与徐悲鸿初交,次年被聘为南京中央大学图案系教员。1930~1932年任上海美术专科学校素描教授。1935年转徙北平,接办友人所创画室授徒,并为齐白石塑像。自1937年卢沟桥事变,青年时代的蒋兆和在北平度过了沦陷的8年。1937~1942年,蒋兆和在北平创作了《男儿当自强》《甘露何时降》《拜新年》《囚徒》《轰炸之后》《卖子图》等一系列表现沦陷区人民生活困苦、期待光明的作品,并开始酝酿创作巨幅《流民图》,将耳闻目睹日寇飞机轰炸、武力侵略国土,使国民遭受空前灾难的直观印象,淋漓尽致地展示在《流民图》上。1947年,蒋兆和被徐悲鸿聘为国立北平艺专教授。1950年起开始担任中央美术学院教授。

很多年前,纪先生他们去国外,回来以后说,看了西方艺术家的工作,就觉得人家的劳动量完全是一个劳动模范。中国艺术家一生画不了几幅画,像国外的大艺术家,一生中的创作都是非常惊人的。今天我们用这样的观点来看赵奇,我们中国艺术家也可以自豪地说,我们也有自己的劳动模范。这个劳动模范是一个艺术家成功的基础,如果没有一定的量就绝对达不到这样的高度。这几点是我在展厅观画的时候想到的,简单地抛砖引玉,下面我们研讨会正式开始,我们首先请我们邵大箴老师发言。

本文由澳门新蒲京的官方网站-赌场2778游戏平台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