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文集团的总收入是掌阅科技的2.14倍,阅文集团的总收入是掌阅科技的2.14倍

作者:在线阅读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8月4日在京发布第40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以下简称《报告》)。

图片 1

正所谓“守得云开见月明”,深耕网络文学多年的阅文最近在香港联交所递交了上市申请文件,上市之日遥遥在望,如果此次上市成功,阅文绝对会成为“网文第一股”。

阅文年收入占网文市场“半壁江山”,行业第一地位牢不可破来自郭静的原创专栏

文 | 阑夕

《报告》称,截至2017年6月,网络文学用户规模达到3.53亿,较去年底增加1936万,占网民总体的46.9%,其中手机网络文学用户规模为3.27亿,较去年底增加2291万,占手机网民的45.1%。

记者 任晓宁占据国内网络文学主要市场份额后,阅文通过国际化寻找新的增长点。

阅文集团、纵横文学、掌阅科技、中文在线、阿里文学、塔读文学构建了中国网络文学的基本脉络,尽管也有其他一些知名/不知名的网络文学企业存在,但跟这六大网文巨头相比,差距甚远。阅文是业内公认的行业第一,从其披露的招股书来看,地位绝对牢不可破,友商们想要追赶的话,基本上没戏。

正所谓“守得云开见月明”,深耕网络文学多年的阅文最近在香港联交所递交了上市申请文件,上市之日遥遥在望,如果此次上市成功,阅文绝对会成为“网文第一股”。@徒步三萬里 @今日话题

在传统产业中,一类并不鲜见的案例是,后来居上的企业虽有错失时机的败笔,却有机会利用先行者的大量试错行为以及不得不支付的高昂沉没成本,制定更加精确和简短的战略路径,实现规模化的收编,并最终实现对行业开拓者乃至领跑者的超越。

《报告》认为,逐步推进的生态化和崭露头角的国际化是网络文学行业2017年上半年的两大主要发展特征。随着行业寡头化的加剧,资金与版权资源充沛的大型网络文化娱乐集团不断推进以网络文学IP为核心的生态化建设,与此同时,中国网络文学作品开始在海外受到青睐,网络文学作品出海将成为行业下一步发展重点。

10月16日,阅文宣布引入迪士尼知名IP《星球大战》,并根据中国特色,推出中国作家创作的《星球大战》小说,由阅文旗下大神作家创作。

一、总营收大幅领先,业务收入构成多元化发展

阅文集团、纵横文学、掌阅科技、中文在线、阿里文学、塔读文学构建了中国网络文学的基本脉络,尽管也有其他一些知名/不知名的网络文学企业存在,但跟这六大网文巨头相比,差距甚远。阅文是业内公认的行业第一,从其披露的招股书来看,地位绝对牢不可破,友商们想要追赶的话,基本上没戏。

这就是经济学经典理论——也是构成市场竞争中不确定性的重要参数——「后发优势」的来历。

在生态化建设方面,以网络文学IP为核心的生产和改编被作为行业发展的核心工作得到持续推进,版权收入有望成为行业营收增长的核心。数据显示,2016年网络文学行业版权收入的占比同比增长近一倍,预示了未来网络文学版权收入在行业营收中将逐渐占据更加重要的地位。为此,阿里文学与优酷、阿里影业合作,阅文集团与万达影业、腾讯游戏合作,分别设立专项基金鼓励网络文学作者生产优质内容,并提供集团其他业务资源为网络文学IP变现铺平道路。

另外一个方向,阅文在今年多次走出国内,走向泰国、新加坡、非洲,把中国的网络小说传递给世界读者。

根据阅文招股书披露的数据显示,阅文集团2016年总营收为人民币25.68亿元,同比增长59.1%。而掌阅科技2016年的总收入为11.98亿,中文在线2016年的总收入为6.02亿。在总营收方面,阅文集团的总收入是掌阅科技的2.14倍,是中文在线的4.27倍,掌阅科技与中文在线加起来都比阅文集团的总营收还差很多。

图片 2

用经济学家利伯曼的话说,「由于高试错成本和沉没成本的存在,巨头企业往往沉浸于成熟业务领先的固有优势上,很难说愿意为引入新产品等改革付出多大成本。」

在国际化发展方面,海外读者对于中文网络文学的兴趣不断提升,使得网络文学企业将拓展海外业务列为发展新方向。海外读者对于国产网络文学兴趣强烈的主要原因有二:其一,国产网络文学为海外读者提供了低成本了解中国的渠道,使得网络文学逐渐成为中国文化输出的方式之一;其二,国产网络文学行业在国内经过长期、激烈的竞争,已经拥有相当高的产业成熟度,作品数量和质量均相比从前明显提高。在这些因素的推动下,海外中文小说翻译网站蓬勃发展,阅文集团旗下起点国际也在今年5月宣布正式上线,成为其海外布局的开端。

经营近20年,网络文学已经在国内拥有4.5亿用户,在国内生意趋于稳定的环境下,寻找海外市场成为网络文学公司尝试的一条新路。

阅文的收入来源主要有在线阅读、版权运营、纸质图书以及其他四个方面,其中在线阅读的营收占比最高,达77.1%,版权运营收入占比达9.7%,纸质图书占比达8.8%。从业务收入构成来看,阅文既有主营业务的保证(在线阅读),同时版权运营以及纸质图书收入占比也呈多元化发展,是比较健康的情况。

一、总营收大幅领先,业务收入构成多元化发展

互联网时代,一众新兴产业玩家反而很少会犯下这样的错误,与传统行业同行们相比,互联网与科技企业们更积极拥抱新趋势新技术,领跑者更属意于在核心业务领域之外不断扩张边界,深挖拓宽护城河,日前发布了2018年超预期财报的阅文集团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国内网文生意趋于稳定

掌阅的招股书显示,其数字阅读营收占总收入94.06%,版权产品、硬件产品、游戏联运、广告营销等收入占比非常低。跟阅文对比来看,掌阅科技对在线阅读营收的依赖性太强,其他业务线没有太大建树,万一在线阅读营收下滑的话,对总收入的影响还是比较大的。

根据阅文招股书披露的数据显示,阅文集团2016年总营收为人民币25.68亿元,同比增长59.1%。而掌阅科技2016年的总收入为11.98亿,中文在线2016年的总收入为6.02亿。在总营收方面,阅文集团的总收入是掌阅科技的2.14倍,是中文在线的4.27倍,掌阅科技与中文在线加起来都比阅文集团的总营收还差很多。

1.超预期财报背后是不断扩张边界

国内网络文学公司中,阅文排第一,与掌阅、阿里文学构成的市场前三格局稳定。2019年,米读、连尚则通过免费阅读模式实现快速增长,分列行业第四、五位。

二、打造共赢模式,让全行业都赚钱

图片 3

根据阅文本次发布的财报显示,2018年总营收达50.4亿人民币,同比增长23%,全年经营利润达11.15亿人民币,同比增长81.4%,营收与经营利润增长双双超出市场预期,受此利好财报影响,阅文股价盘中一度涨幅超13%。

网络文学在国内拥有一批忠实拥簇。截至2019年6月,我国网络文学用户规模达4.55亿,较2018年底增长2253万,占网民整体的53.2%。

纵横文学宣布从去年开始扭亏为盈,阅文集团也是从去年开始扭亏为盈,为何网络文学企业的盈利之路如此“曲折”呢?其根本原因是网络文学行业绝对不是一个“吃独食”的行业,现在这个时刻,也远远不是网络文学大肆收割胜利果实的时候

阅文的收入来源主要有在线阅读、版权运营、纸质图书以及其他四个方面,其中在线阅读的营收占比最高,达77.1%,版权运营收入占比达9.7%,纸质图书占比达8.8%。从业务收入构成来看,阅文既有主营业务的保证,同时版权运营以及纸质图书收入占比也呈多元化发展,是比较健康的情况。

图片 4

本文由澳门新蒲京的官方网站-赌场2778游戏平台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