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网2016’整治的重中之重就是网络文学领域的侵权盗版行为,目前的网络文学盗版更加迅速

作者:在线阅读

此次“剑网2016”专项行动的一项重点任务是:开展打击网络文学侵权盗版专项整治行动,加强对文学网站的版权执法监管力度,严厉打击通过网站、贴吧、微博、微信等方式未经授权非法传播网络文学作品的侵权盗版行为,规范通过浏览器、搜索引擎等方式传播文学作品的行为。

探因

网络文学网站代表:掌阅科技创始人 张凌云

北京奇虎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保护措施急需覆盖全产业链

近日,国家版权局发布了《关于加强网络文学作品版权管理的通知》。

7月12日一早,爱奇艺、乐视视频、腾讯视频等21家视频服务商代表,QQ音乐、网易云音乐、天天动听等20家音乐服务商代表,以及百度云网盘、腾讯微云、360云盘、华为云盘等9家网盘服务商代表,冒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向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15层大会议室汇集,因为这里即将吹响“剑网2016”的集结号角。9点半,国家版权局、国家网信办、工信部和公安部联合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正式启动打击网络侵权盗版“剑网2016”专项行动。

红薯中文网

其次,起诉搜索引擎时,道德上讲搜索引擎有义务屏蔽违法链接,但相关法律规定不严,事实上难以起诉。正是大搜索引擎的漠视与不作为甚至同流合污,才给了这些盗文网站肆意生长的空间。针对这种情况,希望这些搜索引擎在一味用“避风港原则”为自己开脱的同时,也要记得还有一条“红旗原则”,大搜索引擎如能主动支持正版、坚守原则,盗版网站缺少了搜索流量来源,则盗版情况将得到极大改善。

网络服务商“自律”行动已然开始

下一步,我们准备加强与版权保护部门,以及相关部门的合作,贯彻“剑网”行动的指导精神,共同营造正版环境。

中国网络文学版权联盟成立启动仪式。韩志宇 摄

2016年7月12日,国家版权局联合国家网信办、工信部、公安部在京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正式启动“剑网2016”专项行动。从2016年7月开始,利用5个月的时间严查网络文学、云存储、应用APP、网络广告联盟等侵权盗版。

侵权盗版已成为网络文学发展毒瘤

首先,在百度广告联盟成立之初是借助百度强大的搜索和大数据能力,引导整个互联网行业的发展和繁荣,经过11年的发展,目前广告联盟的伙伴已经超过了80万家,在联盟成员的资质准入,内容违法的核查,媒体业务违规的巡查和日常监控投诉处理方面有一套严格的规范。

版权行政机关:

但是随着网络文学领域越来越受到重视,相关部门已经开展了一些行动来打击盗版,比如2016年5月23日,百度公司发布公告,宣布即日起分批次暂时关闭其文学目录下的全部贴吧,对其他的盗版侵权内容进行全面整顿和清查。我们很高兴看到了这样的打击盗版的成果。单以晋江为例:23日百度陆续关闭盗版贴吧后,在网站日常更新等数据基本正常的情况下,收益却呈明显上升趋势,单日收益创历史新高,新增注册用户数、新增付费用户数都出现50%的上涨(移动端表现更为明显),网站统计的通过搜索访问过来的域名(百度域名)浏览量直接上涨了98%,访客量上涨了146.6%。

网络文学版权新规

互联网降低了作家的创作门槛和出版成本,网络技术的发展给网络文学作品传播提供了极大便捷的同时,也给互联网领域的版权维权带来了新的挑战。

北京外国语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丛立先在会上对网络文学IP时代所呈现的特点做了总结:一是门槛特别低。谁都可能成为网络文学的创作者。二是交互性、互动性强。很多网络文学作品是在交互中形成的,读者本身也是参与者,甚至是创作者的一部分,同时在交互中不断完善并形成新的粉丝经济、创作经济等。三是娱乐化特征很明显。四是民间化。这些特点对应产生了4个侵权特点:一、侵权成本低、盗版速度快;二、高隐蔽、高扩散,取证困难,因为传输快,导致隐蔽性很强。三、作品归属复杂混乱;四、侵权行为和侵权主体的界定存在一定的困难。这些特点也导致了网络文学领域网络侵权盗版违法容易而维权难的问题。

最后,起诉为侵权网站提供广告赢利的网络服务商。侵权网站提供免费作品都是以广告为赢利手段的,所以如果广告商不在侵权网站放置广告,则可以很大程度上降低侵权积极性。谷歌公司就承诺谷歌广告如果放置在盗版页面,权利人可以向谷歌申请撤销广告,但国内的广告公司没有类似的道德承诺,起诉也没有相关法律依据。这一点不仅需要国内相关法律法规的健全也需要国内知名广告平台提高版权意识,针对已定性的盗版网站,冻结其广告结算,切断收入来源,盗版网站自然发展不下去。

观察

在网盘版权重点监管方面,2015年10月,国家版权局印发了《关于规范网盘服务版权秩序的通知》。百度网盘、腾讯微云、360网盘、乐视云盘、新浪微盘、迅雷快盘、华为网盘、金山快盘等网盘服务商按照《通知》要求,进行了认真落实。各网盘服务商都在网盘首页位置加强了“保护版权,打击盗版”的相关宣传,提示用户应遵守著作权法,尊重著作权人合法权益,不违法上传、存储并分享他人作品;各网盘服务商进一步完善了投诉渠道,使权利人能够更加快速便捷地维护自身利益;各网盘服务商加强了审核机制,开发和探索对下载量较大内容的监督措施和技术;建立和完善黑名单制度,对纳入版权保护的文件进行实时拦截;对超大文件传输实时预警机制,接入人工审核;对已经发现的涉侵权文件实施技术加黑,限制传播分享行为。

中国网络文学版权联盟发起单位

在过去数年内,贴吧、论坛、视频网站,或多或少都陷入过版权争议的风波,网络技术的发展给网络文学作品传播提供了极大便捷的同时,也给互联网领域的版权维权带来了新的挑战。掌阅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总裁张凌云将目前网络文学盗版的特点总结为三点:一是迅速化,相比于以前的盗版,目前的网络文学盗版更加迅速,甚至出现了“秒盗”的极端情况。二是猖獗化,盗版不再是隐藏在阴暗角落里,而是日益公开,甚至在作者采取防盗版措施之后,出现了盗版方公开威胁作者的情况。三是便利化,一方面是因为聚合化,导致用户看盗版小说更加方便;另一方面,手机的便捷性,移动阅读盗版的份额越来越大,也为用户提供了便利。

两类网络服务商要规范

记者注意到,近年来,国家版权局针对重点网站实施了一系列监管措施,其作用对于规范网络版权秩序非常显著。

有乐中文网

众多业内人士表示,网络版权生态体系的建立并非局限于国家层面的治理和维护,也并非一个企业自身的版权维护行为,而是国家、协会、企业以及个人等多层次之间互联互通,并对网络版权行为具有高度统一的自觉遵守和自觉维权的法律意识,才能在严厉打击网络侵权行为的基础之上真正净化和营造良好的网络版权环境,实现网络版权市场的自我监督、自觉维护等,让网络版权生态进行良性循环。

一类是通过信息网络直接提供文学作品的网络服务商;另一类是为用户通过信息网络传播文学作品提供相关网络服务的网络服务商,如提供搜索引擎、浏览器、论坛、网盘、应用程序商店以及贴吧、微博、微信等服务的第三方网络服务商。

综上,百度公司一直秉持着对盗版的零容忍态度,坚决贯彻执行国家版权局相关指导意见和精神,大力支持正版内容,目前,旗下的爱奇艺已经花巨额资金购买版权。

成都古羌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保护是互联网生态的基础,是建设创新型社会的保障,可以说每一点滴的进步,其影响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此次“剑网2016”为何将网络文学、云存储、应用APP等作为此次行动严查对象?相关从业者和业内专家对近期出台的新规如何解读?“互联网+”时代,社会各界应如何进一步促进网络版权生态的良性循环?

一是针对提供搜索引擎、浏览器等服务的网络服务商,要求其不得通过定向搜索或者链接,以及编辑、聚合等方式传播未经权利人许可的文学作品。

360是一家以安全起家的公司,手机助手作为公司的重要应用,非常重视应用安全和用户的体验,这里说的安全,不仅包含了系统检测、扫描、隐私保护,这些传统意义上的网络安全,同时也包含了知识产权保护,打击侵权盗版等。

●2016年3月26日 第八期“互联网法律记者沙龙”聚焦“IP价值——网络文学的版权保护”。网络文学作家蛇发优雅吐槽,能够卖出版权的网络文学作者“绝对是金字塔的塔尖”,大多数写作者的收入来源靠网络订阅付费,但因盗版损失惨重,网络作家的付出和回报相差甚远。“现在网络上最大的盗版来源是贴吧,贴吧有一批人叫‘手打团’,在正版作品出来后,他们一边看正版一边打字,几分钟内就可以在贴吧里连载。”业内有一个词叫“秒盗”,即网络文学的盗版速度可以用秒计算,盗版与正版在时间上接近同步也使得大量用户选择盗版网络文学内容。

随着互联网和手机通信技术的快速发展,互联网的版权保护问题已经成为国内外关注的焦点,一系列法规和措施陆续出台。“剑网2016”专项行动将重点查处通过智能移动终端第三方应用程序(APP)、电子商务平台、网络广告联盟、私人影院(小影吧)等平台进行的侵权盗版行为;进一步规范网络音乐、网络云存储空间、网络转载新闻作品的版权秩序。为了进一步维护良好的网络市场秩序,国家网信办也在2016年6月28日正式发布了《移动互联网应用程序信息服务管理规定》(下文简称APP新政),这部规定旨在加强对APP信息服务规范,促进行业健康有序发展和保护个体合法权益。

侵权处理机制、版权投诉机制、通知删除机制和上传审核机制。

权利人代表:张威(唐家三少)

在版权执法部门加大市场监管的前提下,如何加强行业自律也成了网络文学界共同关注的问题。在此次研讨会上,由掌阅科技、阅文集团、咪咕数字传媒等33家企业共同发起的“中国网络文学版权联盟”正式宣布成立,这无疑是针对网络侵权盗版行为的集体亮剑,更是对“剑网2016”重点治理网络文学侵权盗版的积极回应。在该联盟发布的《中国网络文学版权联盟自律公约》中,增强版权保护意识,坚持“先授权、后使用”的版权保护原则,切实尊重网络文学著作权人的合法权利;自觉抵制侵权盗版行为,坚决不用侵权盗版网络文学作品,不为任何侵权盗版网络文学作品提供接入、存储、搜索、链接等网络技术服务;积极配合政府部门开展网络反盗维权活动,努力营造良好的网络文学版权保护社会氛围等成为了联盟成员单位的共同承诺。《公约》还对规范网络文学服务提供者和网络文学从业者的行为做出明确规定,如果“中国网络文学版权联盟成员违反本公约的,将受到联盟成员的共同谴责,并向社会道歉。情节严重,并造成社会不良影响的,将取消其联盟成员资格。”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表示,APP新政、“剑网2016”等一系列规章行动的实施有望终结我国APP市场的“乱世”局面。例如新政规定,提供APP信息服务的,“应该依法取得法律法规规定的相关资质”,APP平台应该在业务上线运营“三十日内”进行备案。“相关资质”说的就是主营APP业务的资质,比如,医疗类APP就需要相关部门的资质证明、视频类APP就需要相关许可证、信息发布类APP要有相关资质等等。这都集中反映出“互联网+”背景下,我国产业市场重构的需求。不管产业技术发展如何,“互联网+”也好,分享经济也好,都是法治经济。没有法律规制的结果,必然导致无序。纯粹追求商业利益的行为,就会忽视社会公共利益,伤害到用户的合法权益。实践中,大量违法APP滥竽充数,用户下载容易,卸载难,明明已经关停的APP却在背后偷偷跑流量,一个简简单单的手电筒APP,却可能成为用户手中的“间谍”,窃取用户信息,动辄发送商业性广告,更有甚者,还将这些信息转卖出去。

三项创新举措已提出

随着互联网的迅猛发展,互联网领域的版权问题日益突出,不仅是国际知识产权领域关注的焦点,也成为制约我国互联网产业发展的突出问题。自2005年起,国家版权局联合国家网信办、工信部、公安部连续11年开展打击网络侵权盗版“剑网行动”,针对视频、音乐、软件等重点领域,集中强化对网络侵权盗版行为的打击力度,查处了一批侵权盗版大案要案,有效维护了权利人的合法权益和社会公共利益。“剑网2016”启动新闻发布会后,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国家版权局)版权管理司司长于慈珂接受了《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的专访,他回顾了“剑网”专项行动开展11年来的成果。

创世中文网

打击网络文学盗版面临“三座大山”

但与此同时,网络文学侵权盗版却成为制约行业发展的毒瘤。今年年初由艾瑞咨询公司发布的《中国网络文学版权保护白皮书》显示,2014年盗版网络文学如果全部按照正版计价,PC端付费阅读收入损失达43.2亿元,移动端付费阅读收入损失达34.5亿元,衍生产品产值损失21.8亿元,行业损失近100亿元。

其次,去年百度专门成立了版权保护管理中心,建立了一个专门的百度版权保护平台,通过在线的形式来进行挂牌授权,仅在2016年6月,平台就接到各类投诉人的有效投诉1万余次,均得到了有效处置。

司法部门:

对于网络版权保护,胡慧娟表示,晋江文学网积极向有关部门建言献策,第一,建议相关部门约谈有侵权行为的大公司,以行政手段打击约束盗版现象;第二,建议相关部门将联盟广告作为源头,进行联合执法,切断盗版网站利益来源;第三,建议相关部门集中、分析用户针对盗版的举报结果,对投诉焦点实行重点打击,树立典型案例。

正因如此,包括网文创作者在内的行业各界对网络文学版权的保护呼声逐渐增强,主管部门也采取了更严厉的措施打击网络文学侵权盗版。今年4月26日,在2016中国网络版权保护大会网络文学保护分论坛上,国家版权局相关负责人就公开表态,将会重点治理网络文学盗版问题。7月12日,国家版权局等四部门联合开展“剑网2016”专项行动,将打击网络文学侵权盗版作为重点任务之一。《关于加强网络文学作品版权管理的通知》也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应运而生的,在今年9月19日举行的“网络文学版权保护研讨会”上,国家版权局版权管理司就下发了《通知》的征求意见稿,在广泛征求各方意见的基础上,近日得以正式印发。

于慈珂举例说,在去年开展的“剑网2015”专项行动中,国家版权局等四部委将规范网络音乐、网络云存储空间和网络转载等作为重点任务进行专项整治,取得了较大的社会影响:在治理网络音乐方面,国家版权局于去年7月下发了《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的通知》,要求各网络音乐服务商于7月31日前将未经授权传播的音乐作品全部下线。在规定时间内,各网络音乐服务商共下线未经授权的音乐作品220余万首。

天津榕树下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朱巍认为,“剑网2016”应该在保障作品完整性的著作权中“人身权”之外,还应该加强对于著作权中“财产权”的保护和治理。腾讯的微信中申请原创的功能保护了原作者著作权中“人身权”,现在公众号转载文章虽有标注,但是不乏一些公众号在未经原作者授权的情况下利用转载的文章去盈利。未来能不能出台相关政策打击这种未经作者和版权方同意随便转载去盈利的这种行为。

此外《通知》还强调,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的网盘服务商应当主动屏蔽、删除侵权文学作品,并提出国家版权局将建立网络文学作品版权监管“黑白名单制度”,适时公布文学作品侵权盗版网络服务商“黑名单”及网络文学作品重点监管“白名单”。

整治侵权盗版:持续亮“剑”得到社会广泛认可

作为我国网络文学企业的排头兵,阅文集团首席执行官吴文辉在会上坦陈,2016年是整个网络文学领域版权保护经历挑战性的一年。国家版权局等4部门启动的“剑网2016”将网络文学侵权盗版行为作为专项行动整治的重点,令网络文学界很受鼓舞。今年8月国家版权局通报了“剑网2016”第一批网络侵权盗版重点案件的查办情况,江苏苏州“风雨文学网”涉嫌侵犯著作权案等在内的4起案件属于网络文学侵权案,查办占比达到了50%,这说明政府版权执法力度大大加强了。“正是国家版权局等有关部门的强势介入,才为维护网络版权秩序,营造网络版权良好生态提供了有力的保障空间。作为全程参与者的阅文集团也清楚地意识到,在网络文学版权保护的道路上,我们依然任重而道远。”据吴文辉介绍,今年上半年阅文集团针对网络文学盗版侵权发起了大规模的维权行动:总计发起诉讼893起,投诉并成功下架APP软件117个、整改20个,累计屏蔽、下线各平台侵权链接709827条。

首先,起诉侵权网站时,大量侵权网站不留任何信息,无法找到拥有人,实际这些网站的注册信息肯定有备案,但相关部门难以配合提供,找不到人,没有起诉主体。另外还有一些网站的服务器在境外,更加难以找到侵权主体。而这些若想解决,则需要我们的主管部门不断提高重视程度,当有侵权案件发生时,相关部门能主动提供侵权方信息,协助起诉方取证,也可在必要情况下,用行政手段合理合法的制裁侵权行为。

吴文辉认为,这既是针对网络侵权盗版行为的集体亮剑,也是对“剑网2016”行动及《通知》的积极回应。

在严厉打击各种网络侵权盗版行为的同时,我们不断加强对有影响的大型网络企业的版权重点监管工作。目前,各地版权部门实施重点监管的大型网站达到3029家,其中国家版权局直接监管了包括百度、优酷土豆、爱奇艺、腾讯、搜狐、新浪、海洋音乐、阿里音乐、网易音乐等具有全国影响的40家重点视频、音乐网站。在重点监管工作中,一方面对重点网站的影视、音乐作品的授权和传播情况进行主动检查,另一方面,切实帮助网站建立完善版权管理制度、推动加强网络行业企业诚信自律。经过多年的治理,从目前情况看,网络影视作品侵权盗版现象基本得到遏制,整个视频网站行业的版权秩序得到很好规范;音乐作品侵权盗版严重现象也有较大改观,网络音乐版权秩序明显好转,受到音乐权利人和国际组织的肯定。据国际唱片业协会统计,受益于版权保护,2015年我国音乐作品销量上涨63.8%。

潇湘书院(天津)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云存储、应用APP是网络盗版重灾区

据国家版权局版权管理司负责人介绍,“提供搜索引擎、浏览器等服务的网络服务商,不得通过定向搜索或者链接,以及编辑、聚合等方式传播未经权利人许可的文学作品”以及“黑白名单制度”等都属于网络版权管理方面的创新举措,这一方面是为了适应网络技术发展的新环境,另一方面是希望在加大对网络文学侵权盗版打击力度的同时,推动网络文学版权使用传播长效机制的建立和健全。

其次,平台应用主要包含了手机软件,针对手机软件,我们现在是在显著的位置,建议开发者提交自己的软件著作权,明确自己的权益,一旦发生侵权的时候,我们可以帮他来维权。针对手机游戏,严格执行总局刚刚颁布的关于移动游戏出版的规定,在游戏之前,就已经提供合法有效的审批版号,使著作权领域的前期审批更便捷。

北京阅言科技有限公司

互联互通构建网络版权市场新秩序

二是规定提供贴吧、论坛等服务的网络服务商,对一些直接以文学作品或者作者命名的贴吧、论坛的管理,应当承担更高的注意义务。

广告联盟代表:百度高级法务经理 谭俊

网易云阅读

我国这些年产生的APP乱象实在太多,几百万的APP监管实在太困难,而且相关资质审核部门也太过繁杂,仅依靠某一部门的特殊性管理,这对于治理乱象而言实在是难上加难。新政明文将各级网信办作为执法和监督的主体,由网信部门去协调各个部门,统筹规划,终结“九龙治水”的局面,毫无疑问,这将是非常有效的。同时,对于APP经营者来说,这也最大限度减少了经营者的制度成本,有利于APP市场的健康发展。目前在规范APP取得一些成绩,APP新政将网络实名制分成两大层次:一是,要求APP提供者对注册用户的实名制;二是要求APP商店对上架产品提供者信息的实名制审核。对APP提供者注册信息的实名制内容并非是单一的,用户既可以通过移动电话号码实名,也可以通过身份证等其他信息实名。目前,我国电信实名制落实情况还是比较乐观的,绝大多数移动电话都有了实名认证。

因此在今年9月,《通知》的征求意见稿刚刚发布之际,由阅文集团、掌阅科技、起点中文网、QQ阅读、晋江原创等33家企业共同发起的“中国网络文学版权联盟”也宣告成立,并在《中国网络文学版权联盟自律公约》中对规范网络文学服务提供者和网络文学从业者的行为做出明确规定,提出坚持“先授权、后使用”的版权保护原则,切实尊重网络文学著作权人的合法权利;自觉抵制侵权盗版行为,坚决不用侵权盗版网络文学作品,不为任何侵权盗版网络文学作品提供接入、存储、搜索、链接等网络技术服务等条款。

“自2005年以来,‘剑网’专项行动针对网络文学、音乐、视频、游戏、动漫、软件等重点领域,集中强化对网络侵权盗版行为的打击力度,共查办案件5064起,依法关闭侵权盗版网站2789个,罚款人民币1585万元,移送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案件447件,查处了一批侵权盗版大案要案,维护了权利人的合法权益,互联网版权保护环境得到明显改善,得到了广大权利人和社会公众的充分肯定。”于慈珂介绍。

北京酷读文化有限公司

本文由澳门新蒲京的官方网站-赌场2778游戏平台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